首页 > 童年回忆 > 童年趣事

回忆在老家的童年趣事

童年趣事 童年趣事 2020-08-17 09:31:08 80后的童年趣事童年趣事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,童年趣事往往充满稚趣,使人回味无穷 。童年的趣事,五彩缤纷,有喜有忧、有笑有泪,80后的童年趣事童年趣事在数不尽的童年趣事中,我们都珍藏着许多美好的记忆,下面请跟随童年回忆的小编一起 来回忆这些有趣的故事【回忆在老家的童年趣事】

  星期天没事,闲着无聊,开车带家人去看望住在建设垦区的家里老二一家。

  一路开车往北,穿过建设公路,左拐一段北沿公路,从原东风农场十一队桥一路直插。好久没有走这条路了,原本泥泞的小路已经变成精致的水泥路了,两边许多老旧的农场房子也已经消失殆尽。特别,离垦区最近的老四队和橡胶一厂,更是片瓦不剩,除了一根孤零零的砖头烟囱,所有的东西都荡然无存。

顾林生|童年趣事

  想起这条我童年,曾经整整走了两年的繁华热闹的老路,再看看现在多少展现出来的凄凉,我感慨岁月的无情。

  四十年来一个曾经风风火火热闹非凡的农场,已经变得面目全非,真是世事变迁的巨大,而随着慢慢远去的记忆,我那些童年脑海中的农场童年玩伴,离我越来越远。除了个别的,大多音信全无。

  接近垦区,我看到了那个高高的烟囱。我把车子停了下来,静静的站着,目视了好久好久,顺便拍了几张照片,留作纪念。在心里,我努力想把,还留着“橡胶一厂”字眼的砖烟囱,保存在未来的岁月里。而随着一张一张照片的成像,我记忆中的老四队,橡胶厂,像电影一样,在我眼前闪现出来,久抹不去。

顾林生|童年趣事

  一九七五年,父亲为了全家的饱暖,举家搬迁到建设垦区。但因为家中老二老三,一个在读初中,一个在读小学五年级,所以,他们不便马上跟了父母走。于是,最小的我和两个姐姐先随着父母,一起来到了垦区,那年我十岁,刚读完二年级。

  一九七五年的垦区,一个新围垦的荒凉之地,一个到处是芦苇,杂草丛生的地方,一个可以再往北直接在长江沙滩上“摸海狮”,“找蟛蜞”的地方,一个当年被我视之为穿越半个东风农场,是我童年的“恐惧之路”,“死亡之路”的地方。

  但不管当时怎么想,幼小的我到了垦区已经是个事实了。

  刚去垦区,全家都不习惯,我更不习惯。所以,时不时的家里人会返回老家。我们那时称回老家为回“里厢屋里”。

  因为父母要忙于劳作,所以,有时候姐姐空了,陪我走回去,有时候两个哥哥来了,我就跟他们回去。那时候放假没有双休日,只有一个星期天,所以,经常是来去匆匆。后来,时间长了点后,星期天走的少了,一般在寒暑假来回走的多点,而且那时候精神很可贵,没有自行车,就是靠两腿走路的,常常要走两个半小时,但我们还是乐此不疲,往返穿梭。

  七十年代,是国营农场红火的时代。从垦区走回“里厢屋里”,一路要经过好几个连队,而那时也是农场知青子女最繁盛时期。所以,也是我回家经常感觉惶恐的时期。特别是经过老四队的时候。

  其实,我们和老四队相距很近,两个地方的庄稼地仅仅隔了一条大河,但因为刚开始搬迁过去,所以,起初农场人和我们还是格格不入的。

  从垦区出来,大约二公里,就经过老四队家属区,小路直穿家属区中间,因为路两边是一排排林立的小家户住宅,所以,家属小孩特别多。而每当我们经过,一个个孩子就蜂蛹过来,拦我们走路,甚至也有成年的小知青,不让我们走过去,有时故意寻衅滋事,孤单年幼的我要么逃,要么被打。记得有一次和家里老二一起走,为了帮我,老二还被他们打的鼻子出血。

  一段时间以后,父亲觉得这样不行,于是他开始逐渐和老四队接触,通过卖乡下农产品,什么赤豆、芝麻、花生,收购知青粮票等互惠互利之事,加大相互融合,直至熟悉日久生情,并成功和老四队友情对接。记得在半年后,父亲还帮我认了连长陈少华,“大怪”孙良晨为干爹。这两个干爹家里都有两个能一呼百应的儿子,陈少华的儿子,是胖子陈兵,孙良晨的两个儿子叫雷鸣,雷杰,当时都是家属区的小孩头。

  认亲以后,立马改变了我们所处的尴尬,从此我就仰仗他们几个可以不受欺负,自由穿梭,也让这条死亡恐惧之路变成了童年伙伴间的友谊之路。而且,有时候经过,他们还拼命拉我进去吃饭。那时候农场条件好,早晨吃泡饭,中午有鱼肉,晚上还有小电影放。每次放电影,小伙伴都会过来通知我,并早早的帮我拿好小凳子,占好位置。那时还通过他们还认识了更多的小伙伴,如王成,王杰等。

  后来,逐渐我回“里厢屋里”的次数少了,去他们那的多了。经常星期天,没有事就会去,甚至晚上直接就住他们那。在雷鸣家里,我第一次穿到了绒线衫,而在陈兵家里,我第一次住上了楼房。而且陈斌家我干妈是橡胶厂的,陈斌经常拿了橡皮筋,橡皮,洋泡泡,给我。那段日子过得真是开心,毫无压力,童年的真空日子。然而,这样的时间大概过了一年半年。在我升五年级的时候我被大哥带走,回了“里厢屋里”的学校读书去了。

  五年级,乡里到处是各类竞赛,读书还可以的我,在哥哥的督促之下,开始一头钻进了题海战术,为了忙于应付,我很少去垦区了,连寒暑假也在补习功课。初中以后去了城里,父亲也离开垦区去了副业场工作,就更少去垦区,这样和农场玩伴们的见面几乎没有了。再后几年,农场出现了返城潮,小伙伴们相继离开了农场回了上海,我们更是失去联系,杳无音信。前几年我通过关系找到了陈兵和雷鸣两家。可惜,干爹陈少华已经故去多年。

顾林生|童年趣事

  从十岁去垦区,十二岁离开到现在,四十多年了,农场成了我生命记忆里一段不可磨灭的行程,而且慢慢变成记忆,镌刻在了我的脑海。几十年间,我经常做梦,梦见小时候穿越农场之路的情景,梦见橡胶厂,梦见老四队,梦见老一辈的陈少华连长,林连长,王连长,孙良晨,大毛,更会梦见童年的玩伴陈兵,雷明,雷杰,王杰。

  一切仿佛就在眼前。

  今天,农场繁华不在,热闹不在,我驻足在老四队曾经的土地上,看着凄凉的北风里那橡胶厂高高的烟囱,那孤独的影子,心里不是滋味。泪眼朦胧,我只能把一切的思绪化为文字,写下来,以示怀念,怀念我生命历程里出现过的这些农场伙伴们。

  老四队,我怀念你

  伙伴们,我怀念你

  我怀念,怀念在老四队干爹干娘家吃的香香的泡饭。

  我怀念,怀念橡胶厂大堆的橡皮筋,羊泡泡。

  我怀念,怀念和小伙伴们一起提着小凳子在广场上看电影。

  我怀念,怀念被陈斌、雷明他们保护着混迹于上海娃之间的幕幕场景。

  一个农村小孩子,农场让我拥有了第一次的快乐和自信,虚荣和骄傲。

所属专题

版权声明

本文来自于互联网,《回忆在老家的童年趣事》由童年365作者【一汐】整理编辑后于2020-08-17 09:31:08发表至童年趣事的文章,转载请注明。


未注明原创的信息,皆为自动获取以及手工整理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如果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并发送邮件,提供相关证明(版权证明、身份证正反面、侵权链接),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-12小时内删除。
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tn365.com.cn/tongnianhuiyi/tongnianqushi/137.html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童年365 - 回忆小时候美好记忆的分享社区

https://www.tn365.com.cn/

滇ICP备19007411号-1

Powered By 童年365 曲靖西西里网络科技服务有限公司

童年365怀旧网情怀分享